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十景缎 第一百零六章

十景缎 第一百零六章

时间:2018-04-25 慕容修望着蓝灵玉,道:「你要说什么,儘管说来听听。」蓝灵玉双手紧握短戟,凝望慕容修,似乎担心他随时便会袭击过来。慕容修见她神情,心下了然,哼了一声,道:「不必那么紧张,今天我不会动你。」
  蓝灵玉身子微颤,心道:「反正我不是他的对手,拿不拿兵器,也无差别,要是一副提心吊胆模样,徒然示弱罢了。」当下收起双戟,说 道:「大慕容,你究竟有什么意图?」慕容修道:「什么意思?」
  蓝灵玉一咬牙,道:「我真不懂你想做什么?你对我做了这么多存心羞辱的事,却又几次救我,还自己断了一根手指。你……你是存心戏 弄我?」
  慕容修微微一怔,接着哈哈大笑,道:「你当真想不透么?」蓝灵玉脸上如罩寒霜,并不言语。
  慕容修笑容敛起,向着蓝灵玉走去,停在她身前数尺,道:「本来在邓家店里,我是没打算放过你。我看你偷看我家小妹办事,还以为你 淫蕩得很,想不到个性又硬又倔,居然昏了过去,也不肯给我干。」蓝灵玉脸色泛红,也不知是气愤还是羞耻,沉声道:「你这算是夸我,还 是辱我?」慕容修嘿了一声,道:「两者都有。」停了一停,又道:「我大慕容看上的女人,还没有到不了手的。本来呢,我想第二次捉住你 ,非要你屈服不可。不过你那个义妹突然闯进来,让你意图自尽,倒是始料未及。」
  蓝灵玉回想起杨小鹃撞见慕容修折辱自己时的场面,心中羞愧无已,又对慕容修增了几分怒意,道:「你那时不该救我,让我死后一了百 了,省得日后这许多痛苦。」慕容修道:「嘿,死人还能解决什么问题?而且我也不会让你死。我之所以自断一指,也是想让你好过一些。」
  蓝灵玉身子微震,静静看着慕容修,道:「为什么?你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大魔头,又何必管我好不好过?」慕容修默然半晌,双眼望向 蓝灵玉,道:「我要你当我的女人,自然要让你心甘情愿。」
  蓝灵玉呆了一呆,脑中轰地一响,道:「你……你说什么?」慕容修神色平静,说道:「没错,我若要侵佔你,那也不难。可是你宁死不 愿失节,倒是很吸引我。所以我做了个决定,从今以后,再也不会强逼于你。相对地,任何人想要动你,我都不会饶他。」随手一指趴夏太子 尸体,道:「这小子便是个榜样。」
  这几句话说来,蓝灵玉怔怔地不知如何应对,心下慌成一片,颤声道:「你为什么要这样?」慕容修道:「方纔已经说了,我要你成为我 的女人。不是强迫,而是真心真意地跟我在一起。」
  蓝灵玉站在当地,先是一阵惊愕,跟着怒气上涌,叫道:「大慕容,你好不要脸!你侮辱我在先,又逼我对你做出那样淫秽的事,现在说了几句话,就想把这些事一笔勾消?你不要得寸进尺了,谁要当你的女人!」一转身,立即发足狂奔。
  才奔出几步,慕容修已来到她身后,一伸手,拉住蓝灵玉手臂,将她拉转过来,面对自己。蓝灵玉用力挣扎,但慕容修手上虽似不甚用力 ,却挣脱不开。慕容修一翻手,双掌分别搭上她的肩头。蓝灵玉大急,叫道:「放开……放开我!」
  她正感惊惶之际,忽然一道充盈浑厚的真气自肩膀传入身体,有如一股热流转过週身,暖洋洋地,极是舒适。蓝灵玉错愕之下,只见四下 白气氤氲,却是慕容修和自己身上的湿衣上水气散发。慕容修潜运内力,彷彿一团温火滚过经脉,蓝灵玉顿感身体暖和起来,怒意渐渐跟着薄 了。濛濛白烟之中,慕容修缓缓说道:「你会生气,那也难怪。大慕容生平罕有向人认错之事,可是这件事却非向你道歉不可,从前种种恶行 ,那是赖也赖不掉。」说话之间,两人身上衣衫俱干,白气逸去。
  蓝灵玉本来不是铁石心肠,听他出言认错,心中的气愤又消减了几分,向左微微侧眼,见到他缺了食指的右手,心中一股说不出的滋味, 歎了口气,轻轻拨开慕容修双手,道:「你要我原谅你?」慕容修道:「要是你不肯,我也没法子,一切看你自己。」
  以慕容修的武功和名号,对蓝灵玉说话居然如此退让,依着他平日个性,就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也绝没这等事。蓝灵玉见他其意甚诚,似非 作伪,心中暗思:「真想不到这个魔头也能够知错。可是……我又怎么能做他的女人?能够喜欢这种人?这……这是万万不能的,他又有什么 令人喜欢的?」想到这里,突然回忆起被慕容修侵犯时,身体那种充满罪恶的快感,登时大羞,急忙用力摇头,心道:「这……这种事有什么 好想的?唉,我……我到底该怎么办?」
  慕容修见她一言不发,忽然拚命摇头,霎时间似有一个铁锤重重打在胸口,心中一沉,道:「好!既然如此,我这就走了,以后再也不来 烦你。」
  说罢,便要转身离去。
  蓝灵玉陡然从纷乱思绪中回过神来,叫道:「慢着!我……我……」慕容修本已转过身去,听到蓝灵玉呼叫,又回过头来。蓝灵玉踌躇不 言,轻轻咬了咬下唇,才道:「大慕容,你说过的话算不算数?」慕容修道:「自然不是每句话都算数,不过刚才说的,全没假话,用不着骗 你。」
  蓝灵玉嗯了一声,低声道:「好,我信你一次。你对我两次欺凌,言语猥亵,却又有两次相救,帮我们巾帼庄抵御大敌,加上你残指谢罪,这些事就算互相抵过了。以后我们互不相欠,你别再来对我轻薄,我也不同你恶言相向。你要我和你在一起,那是不能答应。这……这种事 ,可不是说了就算,你总得拿出诚意来。
  要是我不认同你,你也不能像以前一样纠缠,逼得我受不了了,我躲起来自尽,瞧你也未必好受。「
  她这么一番话说出来,虽然原谅慕容修,却也绝不给他佔了便宜,言明两人只是不计前嫌。至于慕容修想要得到蓝灵玉认可,却要看他是 否当真改过、当真不是花言巧语了。只是蓝灵玉究是女身,说出这些话,不免有些难为,微微偏过眼光,不与慕容修相视。
  慕容修闻言大喜,突然仰天大笑,笑声不绝,显然极是欢畅。蓝灵玉脸上一热,叫道:「你笑什么?」慕容修笑道:「天大的喜事,如何 不笑?」
  蓝灵玉一顿脚,叫道:「我可跟你说清楚了,我们只是消了前帐,别的……别的事可没答应你。」慕容修笑道:「这我当然听明白了。哈 哈,好极!」
  蓝灵玉听他笑着,只觉心里没来由地急跳,心中一慌,暗道:「他自去笑他的,又关我什么事了?」
  忽然慕容修身子一晃,握住了蓝灵玉一只手,道:「咱们回客栈去!」
  蓝灵玉被他握住了手,心中微羞,叫道:「你干什么?放手……放手啊!」
  慕容修笑道:「你不是要看我真心真意、诚心诚意?」脚下一踏,带着蓝灵玉飞快奔行,当真快得犹如乘风而行,蓝灵玉毫不费力,只需 跟着踏步,但觉耳畔风声呼呼,比平常自身全力奔走迅捷了不知多少倍。
  蓝灵玉一急,叫道:「我……我可没要你这样讨好我。」慕容修笑道:「我却就要讨好你,难道也不行么?」蓝灵玉无话可说,默默让他 牵着,心中对慕容修的嫌恶随着风声飘逝,似也慢慢散去,心觉这「大小慕容」兄妹,小慕容固然可喜可亲,大慕容也非当真那样穷凶极恶。 可是慕容修对她做过的事,毕竟不是说说便能释怀,心中不觉又感到困惑,思绪千缠百结,难以条理。